拜登支持率继续超特朗普!华尔街开始调整投资组合

  原标题:拜登支持率继续稳超特朗普!华尔街开始调整投资组合

  据多项民调显示,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前夕,拜登支持率较美国总统特朗普继续保持稳定领先优势。这些民调至少部分反映了拜登选择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作为竞选搭档的影响。

  根据周日一项民意调查,拜登支持率领先9个百分点。拜登的支持率为50%,高于特朗普的41%。此外,根据CBS News对全国范围选民的调查,拜登支持率领先了10个百分点。另据包含最新民调结果的Real Clear Politics大选民调的平均值显示,拜登领先7.9个百分点。

  在调查中,拜登在11个州的支持率领先特朗普7个百分点,包括亚利桑那州、科罗拉多州、佛罗里达州、缅因州、密歇根州、明尼苏达州、内华达州、新罕布什尔州、北卡罗来纳州、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辛州。

  这位美国前副总统在多数重大问题上都领先特朗普,包括在谁能更好地处理疫情的问题上,而特朗普在处理经济方面则保持两位数的领先优势。

  58%支持拜登的受访者承认,参加投票更多的原因是“反对特朗普”,而不是为了“支持拜登”。只有38%的受访者称,投票是为了支持拜登。而74%支持特朗普的受访者称,投票目的是支持特朗普,并不是为了反对拜登。

  不过,在上月的同份民调中,拜登的支持率领先特朗普11个百分点。因此,本月拜登的领先幅度已有所下降。拜登从去年7月开始的支持率,就一直高于特朗普。

  支持特朗普和拜登的种族群体差异巨大。具体来看,有88%的黑人选民支持拜登,远高于特朗普的8%,两者差距非常悬殊;有57%的拉美裔选民支持拜登,同样高于特朗普的31%。但在白人群体中,特朗普的支持率为49%,高于拜登的42%,而在没有上过大学的白人群体中,特朗普的支持率达59%,远高于拜登的27%。但拜登在上过大学的百人群体中,支持率为58%,比特朗普高出了23个百分点。

  拜登的优势还体现在选民年龄之上。在18岁至34岁的选民群体中,拜登的支持率为54%,高于特朗普的30%。性别方面,女性选民更为支持拜登,男性选民则更为支持特朗普。此外,在中间派选民中,拜登的支持率为49%,高于特朗普的25%。

  ☆华尔街开始调整投资组合 应对11月大选各种可能结果

  分析人士指出,随着下周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召开,选举季将进入更加激烈的阶段。投资者也开始为美国总统大选之前可能出现的市场动向调整投资组合。

  尽管今年选举一直在投资者心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但其对市场的影响却被冠状病毒大流行和美国政策制定者前所未有的刺激措施盖过了风头。不过,投资者表示,未来几周情况可能会改变。

  他们关注一系列可能的结果,包括特朗普总统与推定的民主党总统提名人拜登之间的竞争可能会产生无法立即确定的结果,甚或发生争议不决的结果。有些投资者正在增加现金头寸或押注波动性加剧。

  “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选举结果将会拖延不决,”Villere & Co.的投资组合经理Lamar Villere表示。“这将显示出已根据完美结果而定价的市场中的裂缝。”

  Villere的公司已经将现金持仓提高至资产规模的20%,以对冲选举引发的股市震荡。一些人称股市已经估值很高——标普500指数已经较年底低点上涨逾50%,预期市盈率处于约20年来最高水平。

  一些投资者认为,未来几个月的市场表现或将预见到哪位总统候选人将在11月胜出。道明证券(TD Securities)回溯到1930年的数据显示,在大选前三个月,如果标普500指数上涨,则现任总统往往会赢得大选。这对特朗普而言可能是个坏消息。尽管本月标普500指数上涨约3%,但据BofA Global Research的数据显示,从历史上来看,8月开始的三个月股市在全年表现最差,历史平均回报率约为零。

  同时道明证券称,在经济衰退期间,没有一位在任总统赢得连任。

  分析师表示,拜登赢得总统选举以及民主党将参众两院收入囊中的可能性,或将使那些华尔街喜爱的特朗普政策岌岌可危,例如降低企业税和放松监管。“未来拜登总统任期的潜在影响,最初可能会令市场不安,”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分析师最近在报告中称。

  根据摩根大通,一项将企业税税率上调至28%的提议,可能导致2021年标普500企业获利减少约5.5%、资本支出下滑约500亿美元、股票回购规模下滑1000亿美元。Robertson Stephens Wealth Management投资长Stuart Katz说,此外,拜登政府可能不会像特朗普那样,这将帮助国际股市和新兴股市来年表现优于美股。

  牛津经济研究院这表示,至少拜登的一个旗舰政策——增加2万亿美元基础设施支出,可能进一步打压本已走软的美元。

  Neuberger Berman股票投资长Joseph Amato在最近的研究报告中写道,投资者还应对这种可能性做好准备,即特朗普可能对投票的真实性怀有疑虑,或者可能干脆退出竞选。特朗普7月底曾发推文暗示可能推迟大选,直至人们能够“恰当、稳妥和安全地投票”,这使得人们对大选的担忧升温。“他在民调中落后的程度越高,他的决策就可能变得愈发具有煽动性,”Amato写道。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园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sourcelabuiuc.com